法国外交官爱上中国戏子恩爱18年共育一子警察:你妻子是男人

2022-08-12 17:32 分类:人生就是博 尊龙 来源:admin

  生活在异国的法国年轻外交官,前往歌剧院观看《蝴蝶夫人》时,对舞台上表演的中国京剧演员产生了爱慕之情。

  已经到达中年的外交官知道这个结果后感觉非常屈辱,整个人陷入了绝望之中,最后自杀身亡。

  也是在这一年,为了表示中法之间的友好关系,法方在平安夜那天在大使馆举办了一场晚会,并邀请了当时中国著名的年轻京剧演员时佩璞。

  他在小的时候就对中国传统文化十分感兴趣,后来专门去学了京剧,并拜当时著名京剧小生姜妙香为师。

  众所周知,但爵士女性角色,一个好的旦角演员,往往能够将女性行为等特征拿捏得非常到位。

  因此,时佩璞在长期扮演但觉得过程中,行为举止逐渐向女性靠拢,一举一动都显得端庄优雅。

  如此出众的时佩璞让晚宴上,一个比他年轻6岁的法国男人顿时注意到并深深着迷。

  他忍不住鼓起勇气,走上前和时佩璞搭讪,用蹩脚的中文邀请时佩璞和他一起跳一支舞。

  看着眼前这个害羞局促的法国男人,时佩璞露出好奇的笑容,友好地谢绝了布尔西科盛情的邀请。

  他成了对方的免费导游,带着这个对他格外热情的法国男人去品尝美食,去欣赏风景。

  长时间的相处将二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近,时佩璞很快就察觉到了布尔西科对他的那份小心思。

  时佩璞猜测布尔西科之所以久久不表达心意,应该是因为出于对彼此性别的顾虑。

  于是在一次同游公园的时候,时佩璞把握机会,给布尔西科唱了一段《化蝶》,并讲述了梁祝之间的爱情故事。

  当布尔西科被梁祝的爱恋故事触动时,趁机告诉布尔西科,自己其实是一个女孩。

  之所以打扮成男性的模样,是因为家中母亲已经生了两个女孩,所以才会把他当成男孩来养大。

  布尔西科很惊讶,但是曾经听说中国有些家庭确实会重男轻女的他并没有过多怀疑时佩璞的话。

  在血气方刚的年纪里,二人犹如干柴遇烈火,没多久就发生了实际上的“男女关系”。

  布尔西科在使馆中的任职期限在1965年底已到,他无法违抗国家的指令和安排,只能尽快回到法国。

  因为担心布尔西科会一去不复返,所以在临别前时佩璞告诉布尔西科自己有了身孕,说那是布尔西科的孩子。

  因此,为了能够再一次去到中国,和时佩璞以及孩子团聚,他想尽办法,四处奔走。

  一路上,布尔西科满是期待,和时佩璞分开了四年之久,非但没有使得这份感情淡化,反而还让他对时佩璞的爱恋越来越深!

  怀念许久的爱人的熟悉面孔让他十分欢喜,但是遗憾的是这一次相见他没能看到孩子的身影。

  时佩璞随身带了一张孩子的照片给布尔西科看,并安慰他说因为孩子是混血长相,带在身边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就把孩子暂时送到住在比较偏远的地方的亲戚那里去了。

  布尔西科看着照片,尽管照片里孩子的面容比较模糊,但是轮廓看起来的确像是混血。

  布尔西科明白,他和时佩璞再怎么相爱,身份上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因此孩子的事情确实不好太过张扬,所以就对时佩璞的话深信不疑了。

  久别重逢的二人度过了一段快乐幸福的时光,但是因为工作的关系,聚少离多的问题依旧没有得到解决。

  不仅如此,1972年时候布尔西科又不得不回到法国,和时佩璞再次开始了一段长时间的分别。

  后来,为了和妻儿生活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些,他在1977年的时候申请到在内蒙乌兰巴托的法国大使馆工作。

  从那之后,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从乌兰巴托乘坐火车前去北京,看望时佩璞和时度度。

  这样一来,两人再也不用因为距离等因素而不得不频繁地分分合合了,在法国开始了甜蜜的生活。

  毕竟他们一个是可以接触到法国机密情报的法国大使馆工作人员,一个是中国人。

  因为不忍让妻子忍受被关押的痛苦,布尔西科愤怒地质问警卫:“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她是我的妻子,是一个好人,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再者,她是一个女人,不应该被关在这里!”

  更令布尔西科吃惊的是,就连儿子时度度跟和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是“妻子”从新疆维吾尔族人那里领养的孩子!

  原来,早在1969年的时候,中国情报机构就利用了布尔西科和时佩璞的关系,将布尔西科招为谍报人员。

  事已至此,最让人忍不住好奇的,是时佩璞到底是怎么骗过布尔西科那么多年的呢?

  两人行房的时候,时佩璞为了不被布尔西克察觉异常,还会以东方女性容易害羞、不喜欢裸露身体为由,要求关灯。

  舆论的压力让布尔西科更加脆弱,昔日对时佩璞的爱骤然间变成了难以消失的恨与厌恶!

  这是因为他擅长的京剧在法国文化艺术届很有名气,很受法国人和在法国生活的华裔的欢迎。

  一直到2009年,时佩璞在法国巴黎带着满满的遗憾死去,布尔西科也没有和时佩璞见上一面。

  哪怕是听到时佩璞临终前几个月对他说的那句“我依然爱你”,也无法再像当初那样给予热烈的回应!

  他做过那么多对不起我的事,都没有一丝怜悯之心,我想现在再玩另一场游戏,说我很难过这类的话是很愚蠢的。盘子现在已经空了。我自由了。

  美籍华裔剧作家黄哲伦以他们的故事为原型,结合作曲家普契尼的著名歌剧《蝴蝶夫人》,创作出百老汇舞台剧《蝴蝶君》。

  后来,加拿大导演大卫·柯南伯格又把他们的爱情故事拍成电影《蝴蝶君》,搬上大屏幕,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段属于时佩璞和布尔西科的传奇爱情故事。

  在这部电影里,以时佩璞为原型创造出来的角色叫做宋丽玲;而以布尔西科为原型创造出来的角色则是法国外交官伽里玛。

  现今,时过境迁,许多人已经忘记了时佩璞和布尔西科之间荒唐的悲剧爱情故事。

  如果时佩璞一开始没有隐瞒自己的性别的话,会不会和布尔西科拥有一个好的结局?

  但是,这个“如果”也只能是后人美好的想象,因为他们的故事已经发生,无法改变,在他们生命逝去的那一刻也彻底谢幕!

  任虹,欧时,李耳.最深的潜伏者——“蝴蝶君”时佩普谜案[J].传奇(传记文学选刊),2009(12):80-8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