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换人生28年”案宣判:不存在“偷换”!这些将永远成谜…

2022-09-12 16:11 分类:人生就是博 尊龙 来源:admin

  4月28日,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对许敏、姚师兵、郭威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权及许敏、姚师兵要求杜新枝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赔偿许敏、姚师兵精神损害赔偿、医疗费、误工费、交通住宿费、鉴定费等各项费用共计798361.1元;

  法院审理认为,父母对亲生子女的抚养、教育和保护等监护权利,不仅是血缘亲情的情感表达、伦理道德的必然要求,也是基于婚姻家庭关系而享有的受法律保护的身份权利。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当年因管理混乱、诊疗行为不规范,导致同时在该院分娩的产妇许敏与杜新枝的新生儿错抱,构成重大医疗管理事故,医院对此具有重大过错。医院的重大过错造成许敏夫妇丧失了对亲子郭威的监护权利,郭威也因被错抱而脱离亲生父母的监护,骨肉分离长达28年,血缘亲情和亲子关系遭受严重损害。许敏、姚师兵以及郭威的损害后果与医院的过错行为之间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构成侵权,应对许敏、姚师兵、郭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1)许敏、姚师兵在诉状中主张杜新枝存在隐瞒乙肝病史的行为,要求杜新枝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法院审理认为:

  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杜新枝存在拒绝或不配合接受乙肝表面抗原检查的行为,亦没有证据证明该病历中乙肝表面抗原检验报告单缺失与杜新枝有关,故许敏、姚师兵主张杜新枝存在隐瞒乙肝病史的行为没有依据。

  公安机关通过多方深入调查取证已依法作出结论,认为没有犯罪事实发生并决定不予立案。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调取了公安机关相关卷宗材料,通知了有关证人出庭作证,对相关事实进行了充分调查,本案证据证明不存在“偷换”行为。故杜新枝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承办法官称,在审理案件中,关注到网民的观点,对个别网民提出的“偷换”质疑高度重视。

  本案庭审前,开封市鼓楼区公安分局就许敏控告郭某宽、杜某枝等人涉嫌刑事犯罪问题,对有关人员的户口、家族族谱、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同时期婴儿管理等情况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取证,认定没有犯罪事实发生,决定不予立案。后经开封两级公安机关复议、复核以及检察机关立案监督等程序,对相关事实又进一步调查,仍然认为不存在偷换的犯罪事实。

  法院审理中,为了查明案件事实,调取了公安机关相关卷宗材料,并在庭审时通知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当年的医生、护士等6名证人出庭,就新生儿喂养、洗澡、护理及是否有手环、婴儿包被情况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询问、发问、质证。

  经查明,当时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在婴儿管理上系采取统一样式的襁褓,并在襁褓外捆扎统一样式的圆牌,仅以圆牌上注明的床号对新生儿加以区分,尚未采取为新生儿佩戴手环的管理措施。另外,合议庭注意到,姚策在3岁左右才发现患有乙肝。常识常情常理告诉我们,天下没有一双父母愿意将自己刚出生的、看上去体征正常的婴儿与别人偷换;同时,作为法官,从尊重常情常理考虑,也难以能相信,杜新枝十月怀胎是为了偷换别人的孩子。

  原定于2月24日(2021年)开庭的郭威、许敏、姚师兵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案,因故延迟。延迟的原因除了疫情和春节,还有调查取证相关工作。

  “错换人生28年”的线日,“江西九江许敏”一篇博文《错换人生28年始末》引来上百万围观。

  28年来,姚策在我们家是独子,对他我们倾注了整个人生,付出所有心血。……为了给姚策看病,我家里已经花了几十万,我们夫妻工作三十多年从小康家庭沦落贫困家庭。错换事件对于我们整个家庭打击非常大,我决心查找真相。我相信在新的一年里,在这个法治社会,相关部门一定可以公正公平合理去解决我们无辜遭受的人世间最重的伤害,彻查当年医院造成重大医疗过错的原因,查明真相,给我们和重病的姚策一个交待,也给全国所有关注错换人生的广大群众和新闻媒体一个交待,让我们普通老百姓能过上正常的生活。博文较长,简述如下:

  被换了孩子的这一家,自己亲生孩子被换走,他们重金给这个孩子从小治病,给最好的教育资源,毕业给安排工作,甚至卖掉房子倾家荡产为他治病给他买房,到了要割肝的地步救他,才发现孩子不是自己生的。“江西九江许敏”把“错换人生28年”,称作“人世间最重的伤害”。

  不仅双方家庭的当事人,更多人们都很想知道:“错换人生28年”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刚刚出生的两个孩子,当年怎样被掉包了?

  案件二审判赔姚策治疗费等60余万“错换人生28年案”,此前人们关注重点聚焦于医院。

  2月8日,“错换人生28年”案二审在河南省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医院共赔偿100余万,其中赔偿姚策及亲生父母精神损害赔偿40万,赔偿姚策治疗费等60余万。

  对于郭希宽、杜新枝、姚策的上诉不予支持,维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一审原判,赔偿郭希宽、杜新枝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赔偿姚策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

  对于姚策的上诉请求予以支持,支持姚策上诉请求,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赔偿姚策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交通费等各项费用共计60万余元,驳回姚策的其他上诉请求。

  法院认为,本案中,“错抱”事件造成郭希宽、杜新枝和姚策一家骨肉分离,无法正常享受亲情。而且,姚策的病情与错抱事件也有一定的关系。郭希宽、杜新枝和姚策分离达28年之久,重逢后便要承受亲生儿子身患重病的痛苦。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对“错抱”事件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也有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判决下来后,医院承担了应有的责任,人们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以为此事阶段性划上了一个句号。

  然而,剧情并没有结束,而且很快出现了反转。当人们阅读一些网友的分析,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

  姚策确诊:肝癌晚期2020年2月16日,28岁的姚策去岳父家,突然剧痛袭来,被送进医院。

  于是,他们前往九江最具实力的医院复查,结果依旧。而且医院称:最多还有3个月!

  接着,他们从江西奔向上海。一个资深的医生问许敏:你有乙肝吗?许敏说:没有。

  DNA检验,姚策的生母另有其人其实,医生的建议很明确,就是:肝移植手术。

  曾经,初中《生理卫生》课本上有过这样的知识点:如果父母是a型,那么孩子的血型有且只有两种可能:或者A型,或者O型。

  既然血型不对,姚策到底是谁的孩子?为了消除疑虑,这对夫妻瞒着儿子做了亲子鉴定。

  1992年6月15日凌晨,我感觉到肚子一阵疼痛,因为头胎没有经验以为马上生了就赶紧往医院跑……进产房不久,我顺产生下1名7斤重的男婴,护士把孩子抱给我看,精疲力尽的我当时就只模糊的看了一眼……宝宝被护士抱到婴儿室。17号,护士抱着孩子过来喂奶,是我第二次看到孩子。可以断定,当年6月17日,许敏哺乳的孩子,已经换成姚策了。

  姚策的亲生父母是谁?经过当地公安部门大力帮助,把28年前那段时间,在这家医院生孩子的家庭调出来比对:姚策与一个姓郭姓人家血型比对成功!

  虽然郭姓家长郭希宽未能找到,可是当地公安机关一个名叫郭威的辅警,恰巧是郭家唯一的儿子。

  继续做亲子鉴定,出现了戏剧性的结果:姚师兵、许敏是郭威的生物学父亲和生物学母亲!

  儿子的人生被错换,做妈妈的许敏何尝不痛苦万分!身患肝癌的姚策,毕竟也是全家人的宝贝啊!

  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姚师兵、许敏夫妇与郭威相认应该是个“意外插曲”,当然,这是个美丽的插曲。

  本来他们前往河南,最重要的目标是为肝癌晚期的姚策寻找亲生父母,让肝移植手术继续。

  姚策的生母杜新枝,竟然也和姚策一样,是个肝癌患者……而且,不久前,做了肝切除。

  显然,这两个家庭,遇到了小说和影视剧中常见的剧情:28年前,他们抱错了孩子!

  剧情相似,但细节不同。在本剧中,有一个不容忽略的重要剧情:生下姚策的杜新枝,是乙肝大三阳。

  为了防止孩子得乙肝,当年杜新枝要求医院,立即给郭威注射乙肝疫苗,予以阻断。

  然而,由于医院把孩子搞错了,杜新枝亲生的患有乙肝的姚策并没有得到注射,反而是没有乙肝的郭威注射了疫苗。

  因为没有及时注射疫苗,姚策自幼患上乙肝,并且在28岁时成肝癌晚期患者——当年一个错误,导致两个家庭的悲剧,也直接造成了姚策的悲惨人生。

  两家“抱错儿子”,许敏本来想把这事暂时瞒着姚策。可由于媒体报道,姚策还是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事情并未像善良的人们期待的那样,姚策的健康并未迎来转机,而是越来越糟糕。

  许敏一家为了救姚策已经倾尽全力,因此,为了“筹款+讨说法”,许敏把当年的医院告上法院,这完全是合理的。

  此事似乎可以就此作一个小结。余下的事,人情的交给人情,世故的交给世故,法律的交给法律,医疗的交给医疗。

  姚策的人设,开始崩塌了吗?姚师兵、许敏夫妇尽管并不是姚策的亲生父母,可长期以来,都是竭尽全力把最好的给了姚策。人们起初心疼姚策,并且认定他是“错换人生28年”事件最大的受害者。

  2月25日,媒体以“疑过度筹款,‘错换人生28年’姚策被两筹款平台拉入黑名单”为题,报道称: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募捐受质疑。目前,筹款平台水滴筹、轻松筹已将姚策拉入黑名单。针对募捐相关质疑,23日,姚策在其抖音账号发布一份感谢信中回应称,对于捐款情况,“我无法一一核实,但是存在问题的,我会退还平台,由平台进行核实,这个大家都放心,跑不掉的。”另有网民直指,姚策对养母缺少理解和感恩之心。

  理由是姚策的相关回应。因为事实是,养母许敏卖掉学区房给姚策结婚,然而姚策的回应刻意回避这个事实,提及的只是“姥姥”。

  网文中如此炫耀自己强大,现实中姚策却像是“啃老族”。2019年,他还曾向家人伸手要钱。

  也有网友称姚策和许母存在金钱纠纷,尽管曾多次说要把房子归还养父母,却没有付诸行动——姚许夫妇为了给姚策治疗和购置房产,花光了所有积蓄,仍居住在自己父母的老房子里。

  还有网友指,姚策名下既有房,还有凯迪拉克和宝马x1(姚策说宝马是岳父挂自己名下的)两辆车。

  当年,姚策的生母杜新枝先后怀了4胎,存活下来两胎,但是大女儿弱智,姚策乙肝长大后肝癌。

  网友扒出7大疑点那么,“错换人生28年”到底是不是医院的工作失误造成的?

  1992年6月,郭威15号顺产出生,体重3500克;姚策16号剖腹产出生,3200克,脸上有红点。许敏产后隔一天,即17号才第二次见到孩子,那已经是姚策(来源:许敏微博自述)。隔一天才给孩子喂奶,真够奇怪,而当时许敏第一胎,没有经验。

  院方的律师之所以这样表述,原因在于:当时的三甲医院,对乙肝大三阳患者孕妇和产儿是单独隔离的,而且婴儿至少双手都要带手环。如果按要求做,护士抱错婴儿的可能性很小。

  姚许夫妇为割肝救子,发现孩子抱错,第一时间打电话告知郭杜夫妇。姚策生母杜新枝说:“我有病了,你们不要来找我,等我死了再来找我吧。”姚策生父郭希宽则说,他们不在驻马店。这对夫妇然后挂掉电话,因为“认为诈骗”,立即卸掉电话卡并丢掉。

  这理由难以服人。这对夫妇如果认为是诈骗,为什么不让做协警的郭威来处理?何至于扔掉电话卡?他们为什么担心手机被定位?

  在回答媒体记者采访时,杜新枝说自己怀孕时不知是大三阳,但是其在防疫站工作的兄弟在庭审时作证说,她在怀孕时知道自己乙肝大三阳,于是全家注射了疫苗。而郭威并没有在淮河医院注射疫苗。另一媒体记者采访时,杜新枝说是找村医给郭威注射了疫苗,可疫苗本丢了。这些说法并不符合事实。首先,乙肝疫苗需要在婴儿出生24小时内注射;其次,国家对疫苗管理严格,只有指定医院可以注射;第三,卫生机构注射疫苗会建档造册,郭威3岁前根本没上户口,怎么注射疫苗?更不可能有疫苗本。

  采访时杜说乙肝阻断针错打在了郭威身上,导致姚策患癌。事实上,在1992年,市面上根本没有乙肝阻断针,1999年才被使用。而且郭威没打过阻断针。

  郭杜二人系农村户口,一胎女儿智障属于残疾人,中间的都没了,郭威出生符合当年的计划生育政策,而且在国家三甲医院生产,怎么可能办不了孩子出生证,上不了户口?而现实是,郭杜夫妇以没有准生证为由,刻意把郭威改小了3岁。

  据杜新枝的入院记录,产前7天她就住院了,后来是剖腹产。有网友怀疑,她提前这么多天住院,是为了物色人选,等待机会。

  首先,郭威被改小3岁,导致晚3年入学,仅仅受到“9年义务+3年中专”教育,还要帮忙家里卖盒饭,照顾姐姐,毕业后各地打工,为照顾家庭回驻马店做辅警。其次,郭杜夫妇一儿一女,有房4套,其中3套在自己名下,1套在女儿名下,郭威名下无房。与郭杜夫妇成鲜明对比的是,姚许夫妇低价50万元卖掉自己的学区房,又借来许敏母亲养老钱20万,买房时房证上写姚策的名字,房贷则由姚许夫妇来还。(据两家当事人的抖音微博)。

  许敏一方律师李圣在直播间中提到:可以将错换人生28年,改为偷换人生28年。

  姚策生母:请停止伤害针对有网友质疑“错换人生28年”疑似为“偷换”,2月25日,姚策生母杜新枝作出回应。

  杜新枝说,非常感谢大家关心他们一家,最近她在全力以赴陪伴姚策积极治疗,并享受亲情相伴的美好时光,对于诋毁故意错抱孩子的人感到不能理解,也非常苦恼。她希望这些人停止伤害姚策。

  杜新枝称:“对于具体的谣言,我回复过多次,止于智者、止于善者。”而且,她的立场始终如一,就是“相信司法、相信法律”。

  杜新枝告诉媒体,养子郭某和许女士是另外一家受害者,希望他们能够通过法律得到应有补偿,她也一直支持、配合一切有利于查找真相的调查、取证。

  2021年3月23日,“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因病救治无效,在北京去世……